点击图片放大

飞向人马座

定 价:¥ 20(元) (0折)

丛 书 名:百年百部中国儿童文学书系

作 者:郑文光 著

出 版 社:种子

出版时间:2016-03-07

ISBN:978-7-5560-3012-5

分享到:
25.5K
  • 作者简介
  • 编辑推荐
   郑文光,1929年4月9日出生于越南海防华侨之家,1947年考入中山大学天文系。曾在香港、广东等地从事文学活动。1951年进入中国科协科普局工作。1957年调中国作家协会任《文艺报》 《新观察》记者。70年代初进入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参加天文史编纂,任研究员,出版了《康德星云说的哲学意义》(1974年)、《中国历史上的宇宙理论》(1975年,与席泽宗合著)和《中国天文学源流》(1979年)等天文学著作。
  郑文光的主要成就在科幻小说方面。1954年,他发表了新中国历史上第一篇科幻小说《从地球到火星》。他的作品包括长篇小说《飞向人马座》(1978年)、《大洋深处》(1980年)、《神翼》(1982年)和《战神的后裔》(1983年),中短篇小说《命运夜总会》(1982年)、《地球的镜像》(1980年)等。此外,还著有科学小品、童话、散文、动物小说、传记等。小说曾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其中《火星建设者》(1957年)获莫斯科世界青年联欢节大奖,《飞向人马座》获第二届全国少年儿童文艺创作奖一等奖(1980年),《神翼》获中国作家协会首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1987年)和第二届宋庆龄儿童文学奖银制奖。动物小说《猴王呜呼鲁》(1982年)获第二届全国少儿文艺创作一等奖。
  曾主编《科学大众》 《智慧树》等杂志,并在科幻文学理论方面进行过探索。曾任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中国科普作协常务理事、科学文艺委员会副主任、世界科幻小说协会(WSF)会员。
  1983年以后,郑文光因脑中风停止小说写作。2003年因心肌梗死于北京去世。 

内容推荐

《飞向人马座》内容简介:
    本书是“中国科幻之父”郑文光于1978年发表的一部科幻小说。全书主要讲述了在高度现代化的未来,邵继恩、邵继来兄妹和朋友钟亚兵三个少年被意外抛入残酷的宇宙空间。面对绝境,他们不但不颓废,反而依靠坚定的信念、敏锐的头脑和非凡的钻研精神,努力躲避危险、发现新的科学知识。在茫茫宇宙中漂泊近九年,终于在祖国和亲友的帮助下重返地球。
    书中人物对祖国的挚爱、对事业的追求、对爱情的友谊和忠诚、英雄的自我牺牲精神、坚定、自信、积极向上的热情,无不闪耀着高贵人格和美好人性的光芒。
    本书曾获全国少年儿童文艺创作一等奖。

【丛书简介】
 《百年百部中国儿童文学经典书系》精心选择20世纪初叶至今百余年间的一百二十多位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的一百二十多部优秀儿童文学原创作品,是有史以来中国原创儿童文学作品的集大成出版工程。
 本书系面世至今,受到广大小读者、老师和家长的衷心喜爱,被誉为“中国儿童文学的世纪长城”“中小学图书馆的镇馆之宝”“中小学语文课外阅读必备文库”,成为常读常新、传世久远的中国儿童文学经典阅读品牌图书。

目录

1     再版说明
3     总序

1   一 风雪的黄昏
13  二 上海小姑娘
21  三 宇航时代的奇迹
29  四 总工程师邵子安
40  五 三个意外的乘客
47  六 严峻的道路
58  七 一场争论
65  八 “东方号”上的图书馆
73  九 一堂天文课
85  十 在宇宙船外面
95  十一 岳兰的实习飞行
103  十二 抢救
113  十三 超新星
125  十四 天文台
141  十五 前方有一颗恒星吗
150  十六 在战火纷飞的日子里
156  十七 稠密的星际云
166  十八 中微子电讯机
180  十九 遥远的太阳
191  二十 和黑洞搏斗
203  二十一 女飞行员程若红
215  二十二 亚光速飞行
225  二十三 “H”
236  二十四 秋天还是春天

作家与作品

244  作家相册
247  作家手迹
248  主要著作目录
249  本书获奖记录
250  论《飞向人马座》  吴岩
265  论郑文光的科幻小说  陶力

阅读部分章节

一 风雪的黄昏
电话铃声急促地响起来。
岳兰揿了揿红色的按钮。电视电话的屏幕上出现了一张惊惶的年轻人的脸,年轻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要邵总,快!”
“邵——伯——伯!”姑娘尖声叫着。总工程师邵子安从书房出来了。
“怎么回事?”
“基地发现敌情!”电话里的年轻人一说完,立刻抓起一个玻璃杯,咕嘟嘟灌下一大杯水,他的手颤抖得那么厉害,至少有一半水从他的下巴直淌到前胸和衣襟上。
“霍工程师呢?”邵子安严厉地问。
“正在参加搜索。”年轻人回了一下头,猛然喊道,“公安部队齐政委来了。”
电话啪地关上了。
“快,岳兰,帮我把车子备好。”
岳兰一阵旋风似的跑了出去。邵子安两道浓眉紧紧攒在一起,样子是那样严峻和冷酷。他不是书斋里的学者。由于长年累月在烈日和风沙的现场工作,他轮廓分明的脸显得黧黑和粗犷,几道沟壑般的皱纹已经深深刻在宽阔的前额、鼻翼两边和太阳穴上。其实他今年只有48岁。
他走进卧室,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把实弹手枪,然后,犹豫了片刻,又拿出一把激光手枪,穿上皮大衣,将两把手枪分别揣在左右两个大衣袋里。正在戴帽的时候,岳兰,这个手脚快捷的姑娘,又像旋风般闯了进来。她也穿上了絮鸭绒的、尼龙面子的工作大衣,头巾包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亮闪闪的大眼睛。
邵子安严厉地瞅了瞅她。
“我也去。”姑娘恳求地说。
邵子安不出声,前头走了。
岳兰紧跟在后面。
“邵伯伯!”她的声音变得倔强了,“这是战争啊!”
邵子安一回头,在她手心里塞上一把手枪。
“这是激光手枪。当心!遇上敌人,只许打腿!”
两个人相继进入无人驾驶的汽车里。邵子安用嗄哑的声音给看不见的电子司机下达指令:“1271,开到2004基地,全速!”
从早上起就轻飘飘地下着的雪花已经发展为一场大风雪。细碎的、结晶盐似的冰粒在西北风里旋卷、咆哮、奔突,把宽阔的马路连同它两旁的楼房、白杨树、还在施工中的塔式吊车全都淹没在奇异的白色旋涡中。已经是黄昏了,虽然路灯全都亮着,看上去却只是朦朦胧胧的雪雾中的点点光斑,有时闪烁着虹一般的色泽。
小汽车就像风浪滔天的大海上的一艘摩托艇,又像一发出膛的炮弹或一枚鱼雷。它有时颠踬着,被抛起,落下,又奋不顾身地前进。看不见的电子司机出色地和风雪搏斗着,很快开出了宇航城,沿着那条驶向2004基地的、由四排高大白杨树夹道的高速公路疾驰。
岳兰倒在座位上,用两只手紧紧按着自己急剧搏动的心脏。她的心头,正翻腾着比车窗外的暴风雪还要猛烈的风暴!她清楚记得,四年前,她还只是一个14岁的小姑娘的时候,也是在一个严寒的、虽然并没有下雪的冬日,也是这个紧紧锁着双眉的邵伯伯,带着她奔驰在这条高速公路上。她爸爸岳悦,2004基地的核动力工程师,在一次爆炸事故中牺牲了。在小汽车里,邵伯伯一言不发,不断地用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小姑娘因为剧烈啜泣而颤抖得非常厉害的肩膀。
以后,岳兰和妈妈就住在邵子安家旁边的一幢楼房里。失去爸爸的伤痛是巨大的,它就像一个难以愈合的而又常常绽开的疮疤一样,经常使小岳兰感到钻心的疼痛。邵子安是一条硬铮铮的铁汉子。对于他来说,岳悦不但是同事、战友,而且是中学时代的同学,比亲兄弟还要亲的兄弟;岳悦的女儿也就是他的女儿。但是,他没有时间给小姑娘以温存。天哪,宇航基地有多少事情要这个总工程师操心!空中实验室,飞向火星、飞向木星、飞向土卫六,然后又是这个庞大的建设火星实验室的计划……他把自己的亲生女儿也撂在上海他岳母那儿,只把一个儿子带在身边。这个儿子,邵继恩,虽然只比岳兰大三个月,却常常代替父亲的职责,长兄一样照拂着岳兰的成长。
此刻,岳兰又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她不敢正视邵子安的脸,仅仅从眼角里偷偷地瞟了他几下。这就够了。邵子安纹丝不动地坐着,还是蹙着双眉,目光像两把锥子一样锋利,仿佛要刺穿这旋卷着的雪雾。岳兰甚至可以从他的黑漆漆的瞳仁里看到雪的反光。啊,人生是多么严酷!不是吗?刚好是24小时以前,昨天傍晚,同是这个邵伯伯,却沉浸在巨大的欢乐之中。他的小女儿,15岁的邵继来,放寒假了,从上海来探亲,刚下飞机。昨天这个温暖的黄昏和晚上,岳兰就是在邵家度过的。邵婶一手拉着继来,一手拉着岳兰,坐在沙发上,耐心地听着小继来总也说不完的话。而邵伯伯呢,则咬着烟斗,倚在窗户上,含笑地望着她们。
哦,24小时!地球仅仅自转了一个圈……
“岳……兰,”她忽然听见邵子安的嗄哑的、迟疑不决的声音,“今天上午,你干什么呢?”
“我陪妈妈去看病——她昨晚心口疼。”岳兰机械地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现在不陪着她?”邵子安好像恼怒了。
“服了药,上午就好了——下午她上班去啦。”
邵子安沉重地叹息了一声,不说话了。
岳兰是一个聪明的姑娘。她明白,邵伯伯为什么在这样的时刻提出一个似乎是不合时宜的问题。多么辛辣的一撮盐撒在邵子安裸露的心上呀!中午,岳兰去过邵家,找小继来。邵婶说,继来,还有继恩和他的同学钟亚兵,全都跟霍工程师到宇航基地去了。
而现在,宇航基地却发现了敌情!
宇航基地受到威胁,邵伯伯心爱的小女儿也受到了威胁。战斗也许已经打响,一个15岁的小姑娘正卷在暴风雪下的战斗中。对于继恩和亚兵,没有什么,他们是宇航城长大的、经过锻炼的青年。但是继来却完全不同,她是看惯黄浦江上的轮船、南京路上的霓虹灯的上海姑娘呀,她是一株长在江南的柔弱的小草……
邵子安又说话了,还是嗄哑的声音,充满焦虑:“岳兰,你看,可能有什么样的敌情呢?”
岳兰摇了摇头。
“我想象不出,那个人一点儿也没有说清楚。”
“他当然来不及多说。”邵子安谅解地说,“再说,他无非是给我报个信儿。岳兰,你认为敌人是针对‘东方号’来的吗?”
岳兰没有吱声,她在思索。她刚才完全把心思放在继来身上了。然而,她身旁坐着的这个木雕似的人却想的不是自己的儿女,而是比儿女还亲的、等待出发的宇宙飞船“东方号”。
为什么上午她没有来?如果来了,她就会跟继恩兄妹一块儿到2004基地,此刻她早已投入保卫宇航基地、保卫“东方号”的战斗了。什么样的战斗?她不知道。但是她怀里有一把手枪,一把激光手枪,什么样的敌人都经不住一发激光子弹。她是决不会手软的。
车窗外面,暴风雪还在肆虐,无情地蹂躏着大地。虽然是高速公路,虽然是电子司机,也不得不减慢速度了。公路上是一个个雪团在翻滚,汽车轮子经常打滑。车头灯照耀之处,是奇形怪状的线条和图形,仿佛千军万马在厮杀,又像是冲决堤防的滔滔的洪水,要把整个宇宙翻过来一样。
邵子安不安地观察着车窗外面。他猛地抓住了岳兰的手。
“多大的暴风雪啊!”他的声音有点异样,“我在宇航城生活了16年,从来没见过……”
岳兰记忆中也没经历过这样的大风雪。但是她不理解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已经是腊月了,腊月里戈壁滩上是很寒冷的。而且,近年来,气候总是有点儿反常……
“暴风雪,敌情,‘东方号’的计划……”邵子安缓缓地说,“这,难道是巧合吗?”
“‘东方号’?计划?”岳兰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
“噢,我忘了,你还不知道,‘东方号’预定下星期就出发,到火星去。”
“不是刚刚在上星期,‘建设号’出发了?”
“这回是给‘建设号’上的宇航员运送给养、器材和装备的。噢,岳兰,我们要在火星上建设一个半永久性的实验室呀……”
原来是这样!……半年前,岳兰曾经到基地参观了一次。她惊讶地发现,“东方号”造得比以往任何一艘宇宙航船都大得多。它是真正的巨人:四级火箭耸立在发射场上,晴天的时候,从42公里外的宇航城就看得见它炮弹般的尖端,恰如看到遥远的积雪的山峰一样。
“邵伯伯!”岳兰失声喊起来,“什么样的敌人会丧心病狂地破坏这个美好的计划呀?”
邵子安沉默着,只把右手朝远方指了指。
是的,敌人总是丧心病狂的。我们要在大地上建设花园,他们就要在大地上高筑牢墙和监狱;我们要在太空中驰骋,让科学的触须伸向无限宇宙的深处,他们却要在太空中装备指向地球的激光大炮,要摧毁人类的文明和智慧。一头貔貅并不是一个人,它的野心和欲望是践踏别人的一切美好的事物,从而把一切攫为己有。
岳兰虽然还很年轻,这个尖锐的真理她却是早就认识了的。
邵子安想的是另一回事儿。他亲手部署成百枚反弹道导弹,罩住发射基地方圆30公里的激光网,几十部自动巡逻的电子车守卫着2004基地。什么敌人能够潜进来?当然,他明白,敌人也有强大的科学武装,绝不亚于我们。战争,已经不完全是面对面的射击了,而是科学技术的决战。如果防守严密的基地上能够进来敌人,这说明我们技术上还有漏洞……
作为总工程师,邵子安深深感到肩上的担子有多么重。他当然明白,在20世纪70年代那会儿,我国和科学先进的国家相比,整整落后了四分之一个世纪。依靠一条正确的领导路线,一支精心培育的科学技术大军,一支勤劳、勇敢、能打硬仗的队伍,经过几十年的奋战,我们赶上来了,甚至超过了他们。“东方号”的设计和建造就是见证。全世界的报纸都登载过从卫星上拍下的这艘宇宙飞船的照片,称之为“人类文明的奇迹”“现代化科学技术的骄傲”。火星实验室的计划也轰动了整个地球,许多外国科学家的信雪片似的飞到宇航总指挥部,要求参加“开拓太阳系新的疆土”的科研事业。而敌人则咆哮着:“中国人要占领火星!”是的,他们对于我们每迈出的新的一步总是虎视眈眈的。打从中学生时代,从电视中看到我国发射第一艘载人月球飞船起,过去了多少年哇!……
暴风雪稍稍减弱了一点儿。接近2004基地了。邵子安打开了车上的电视电话,揿着号码,一个又一个,没有人接。最后,在值班室里,出现了那个报警的小伙子,还是像刚才那样,手里拿一玻璃杯水,怀疑地眯着眼睛问:“谁?”
邵子安这才记起,汽车里没有开灯,于是他把灯打开了。电话里的小伙子高兴地说:“啊,邵总!抓住啦!……嗯,哎呀!”
玻璃杯当啷一声落地。跟着,电话里的小伙子不见了。差不多与此同时,挡风玻璃正前方猛然闪亮,就像发生爆炸一样,浓云急剧膨胀,火光中清楚看见,那只异常高大的宇宙飞船“东方号”,好像挣脱发射架的束缚一样,摇晃了一下,上升了。这时候,才刚好听到爆炸声,不很响亮,很像闷雷,沉重,压抑。
邵子安倒在沙发上,殷红色的火光照亮了他一双充满了惊讶和愤怒的、灼灼发光的眼睛。
“邵伯伯,邵伯伯!”岳兰尖声叫起来。
爆炸一开始,汽车立时刹住了——这是电子司机的急剧反应:它在判断。等到确信这场爆炸对于小汽车本身没有危险以后,车子又继续前进了。
尘土、雪片劈头盖脸地砸在小汽车周围。火光已经消失。基地强大的探照灯光柱照亮了雪花飞扬的发射场。自动的电子门卫在30米外就识别出这部小汽车和它的主人,于是,大门无声地打开了,几个杂乱的脚步声奔跑到汽车跟前。
一个30多岁的、高大的汉子拉开车门,扑到岿然不动的邵子安身上,孩子似的流着泪,头发凌乱,左额角上还滴着血。他的身上被雪水淋透了,又散发出烟熏火燎的气息。
岳兰焦灼地问:“霍工程师,怎么啦?”
车窗外面,一个沉着的声音说:“小杨,小凌,扶住霍工程师,把邵总请出来,到休息室去。”
车子里面,邵子安低低地、缓慢地问:“孩子们呢?”
霍工程师抬起被悲痛扭歪的脸,默不作声地用一双失神的眼睛望着风雪漫天的夜空,那儿,一艘写着“DONG―FANG”这几个大字的宇宙船,正从暴风雪之上,从地球大气圈之上,钻进宁静的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