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图片放大

时空历险三剑客-千年石怪惊魂记

定 价:¥ 20(元) (0折)

丛 书 名:时空历险三剑客

作 者:黄春华 著

出 版 社:种子

出版时间:2017-04-01

ISBN:978-7-5560-5715-3

分享到:
25.5K
  • 作者简介
  • 编辑推荐
      黄春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委员,湖北省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武汉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武汉国际“楚才杯”作文竞赛资深评委。
  已出版《猫王》系列、《杨梅》、《一滴泪珠掰两瓣》、《校园童盟》等二十多部作品。  
  曾获冰心儿童文学奖、湖北省春蕾奖、《巨人》杂志年度最受欢迎作品奖;连续三届获武汉市文艺基金奖;三次获湖北省楚天文艺奖;三次获《儿童文学》杂志年度奖;获“华文好书”2016年度儿童类十大好书奖。2014年被评为《儿童文学》全国十大青年金作家。

内容推荐

      传说有个千年石怪,但是没有人相信。
  开皮豆、豆豆咪和奥迪遇到一个科学怪人,提出过极古怪的三大学说,搞科研时把自己炸成一个黑人。黑人带着三个小伙伴闯入盘石山,发现惊天大秘密:小胡子抓了一大批无辜的工人来爆破山洞,寻找价值连城的千年石怪。找到千年石怪后,他把工人全部封堵在山洞里。
  开皮豆一行救出了工人。豆豆咪因为掌握着一块心向石,成了千年石怪的主人,并得知千年石怪名叫诺多,来自瑞亚拉星球,只有得到豆豆咪真心帮助,一起出发,才能重返家园。
  就在豆豆咪为难之时,黑人偷走了心向石,控制了诺多,要对城市进行疯狂破坏。黑人为什么要这样做?诺多能否重返家园?

目录

阅读部分章节

 开皮豆一想到要长时间离开豆豆咪,就心痛得直瘪嘴巴。因为豆豆咪的口袋里总有吃不完的好东西,而她又是那么大方,天下难找。尽管她有时嘴不饶人,手也不饶人,但开皮豆根本就不介意,男子汉,心胸开阔嘛!
  这次离开并没有人逼迫开皮豆,而是爸爸的一句闲话引起的。
  那天爸爸无事,又躺在沙发上把玩那支破烟嘴。因为这个破烟嘴,开皮豆差点把它搞丢过,所以,他躲得远远的。爸爸却突然喊:“过来,你知道这个是谁给我的吗?”
  开皮豆盯了破烟嘴一眼,嘀咕着说:“你不是告诉我一万遍了吗?是我爷爷的爷爷……”
  “但我并没有告诉过你,是你爷爷给我的,对不对?”爸爸突然坐直了,盯着儿子。
  “那又怎么样?人都不在了。”开皮豆提不起兴趣,准备转身回屋,玩点自己的游戏。
  “你乱讲!谁说他不在了?……”爸爸连忙把嘴巴捂住,因为他平时总是告诉开皮豆,说爷爷已经死了。
  开皮豆眼睛一亮,盯着爸爸说:“你说什么?你平时都是乱讲?爷爷还活着?”
  爸爸本来想用生气把儿子顶回去,可是,气到嗓子眼,又退了,他无力地点点头,说:“是的,他不仅活着,还健康着呢!”
  “我为什么从来没见过他?”开皮豆突然想哭,冲爸爸喊。
  “因为,因为他是一个极怪的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人。”
  “他就是一个魔鬼,我也要见他,他是我爷爷,你快带我去见他!”
  “我其实带你去找过他,还记得我带你到过海边的那间小木屋吗?里面空无一人。他根本不想见我们。”
  “你再带我去,我一定要找到他!”
  爸爸没有答应,说了许多理由:工作忙,要参加同事的婚礼,无故离开要扣奖金……
  开皮豆暗下决心,准备自己去找爷爷。临走前,他唯一舍不得的是豆豆咪,就拨通了她家的电话。他本来指望从豆豆咪那里得到一点安慰,谁知豆豆咪根本不管他是去找爷爷还是找奶奶,一直惊叫:“你要独自去海边,太帅了!这主意是谁想出来的?”
  开皮豆受不了她这种没心没肺的惊叫,就挂了电话。他心情沉重地来回走了两次,觉得还应该和奥迪来个告别仪式,奥迪虽然胖乎乎的有点讨厌,但也许是个善解人意的家伙。因为开皮豆现在急需带着一点安慰上路,于是,他给奥迪打电话。
  奥迪胖是胖,可一点也不善解人意,抱着电话一点也不管开皮豆的痛苦,只是不停地念叨:“这么好的事!这么好的事!这么好的事!”就像天上一个馅饼正在掉下来,眼看就要砸他头上了。
  开皮豆狠狠地挂掉电话,安慰没找到,找了一肚子气。他简单地收拾一下行李,临走给爸爸留了一个纸条:“我会想你的,你如果想我,就到海边来。”
  开皮豆刚走到楼下,眼睛突然被人蒙住了,一个声音喊:“你猜我是谁?不准猜我的名字呀!”一听就知道是豆豆咪。
  “死丫头,快放手!”开皮豆话刚出口,一只脚就找上了他的屁股。开皮豆摸着屁股,一脸痛苦。
  “敢骂我?这就是你的下场!”豆豆咪背着小包,双手叉腰,一脸的笑。
  开皮豆有苦说不出,吞了一口气,才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为你送行,你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会很孤单的。”豆豆咪说着,眨了一只眼,怪笑着。
  开皮豆听这话还挺感动,可搞不懂她眨眼的意思,就皱着眉头嘀咕着:“有你这样用脚送行的吗?”
  “你说什么?不高兴吗?”豆豆咪没听清,追问。
  “有你这样送行,我很高兴!”开皮豆挤出笑,向豆豆咪挥手,然后大步向前。
  可豆豆咪从后面追上来,喊:“等等我呀!”
  “你回去吧!这么毒的太阳,把你晒成黑妹牙膏的形象代言人,可不好!”
  “这个你放心。”豆豆咪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小花伞,啪地打开,说,“你就让我送你到车站吧!”
  开皮豆不想多争论,迈开大步,恨不得把豆豆咪甩掉。豆豆咪不介意,就一路小跑地跟着,得空还哼两句歌,以表示自己很悠闲自在。
  开皮豆正埋头赶路,突然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他连声说对不起,可等他看清来人是奥迪时,他就气呼呼瞪着眼,说:“好狗不挡道,大热天的,不在家里凉快,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奥迪扶正撞歪的近视眼镜,摸着被撞疼的胸口,说:“你要出远门,我来为你送行呀!”
  开皮豆见奥迪也背着包,就奇怪地问:“送行为什么要背着包呀?”
  “里面都是……”奥迪话刚一出口,就连忙捂住嘴巴。
  “什么?”开皮豆追问。
  豆豆咪推开皮豆一把,说:“大热天,别婆婆妈妈的,快走吧!”
  开皮豆往前走,豆豆咪在后面用手指头点奥迪的脑袋,好像还说了什么猪头猪嘴之类的。
  不远处就是长途汽车站,天热,人少。开皮豆走到售票口,说买一张票。豆豆咪挤过去冲售票员喊:“三张。”然后递钱进去。
  开皮豆惊讶坏了,说:“你们不是来为我送行吗?”
  豆豆咪点点头。
  “送行不用买票的。”
  “不买票,上不了车。”
  说话间,售票员已经递出三张票。豆豆咪一把抓在手里,冲奥迪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就先向进站口走去,奥迪紧跟在她后面。
  开皮豆糊涂了,愣在原地,半天才醒过来,大喊:“等等我,把我的票拿走了,我就进不了站了。”然后追上去。
  三人一起上了长途汽车,车很快就开动了。开皮豆见没办法赶他们两人回去了,就说:“来,我们一起来个告别仪式吧!”说着,就把手贴到窗玻璃上,注视着外面的街道。
  豆豆咪和奥迪也把手贴过来,都很认真的样子。开皮豆说:“你们都给家长打过招呼吗?”
  豆豆咪和奥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摇头。开皮豆说:“我也没有,只是留了个纸条。你们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
  豆豆咪和奥迪还是摇头。开皮豆说:“这叫离家出走,性质相当严重,后果相当可怕!”
  豆豆咪知道他又在学葛优,学得又不像,就忍不住大笑。奥迪一听说是“离家出走”,心里就紧张,嘴里嘀咕起来:“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没人理他,车渐渐开远了。